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熬药的博客

月光煮酒,桃花熬药

 
 
 

日志

 
 

【推荐】孔灏的诗歌(添加中,勿转载)  

2014-03-02 16:5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天》

这一天宜饮酒,宜读经
宜在蓝天白云下面  做一个散淡的人
这一天,蝴蝶有蝴蝶的前世
蜻蜓有蜻蜓的今生
这一天那谁的脚步轻柔如梦
这一天宜爱上老虎
这一天  也宜爱上武松

这一天清风不问候流水
这一天大海不表白自己的蓝
这一天,宜焚香、独处
宜在内心计算你的归期
宜让沉重的肉身香烟般袅袅——
那么东山后面的月亮和你家门前的莲花
又是谁拈住了谁的  破颜一笑?

那在尘世中幸福着沧桑的人呵
这一天,宜原谅我
宜原谅我的卑微、我的落魄
原谅我无法放下的种种执着
原谅我呵  愚蠢而无望地爱着那么多!

这一天,峰顶宜有苍松对坐
那些说不完的前朝旧事
早已是青山之外  关于英雄和美人的
遥远的传说了……

《小野菊》

秋至尽头
水含蓄
水含蓄到无边无际时
就有了心事
就鼓动岸边的小野菊
于草木萧瑟里
开得热烈而蓬勃

不说是辽阔秋野的一枚纽扣
不说她的风花雪月
说小野菊唱歌吧
她那五颜六色的声音啊
唱得阳光唯唯诺诺
并且  把我的童年
唱成了自已辽阔的山河

——如果这个世界你可以如此组合
——如果这个秋天我可以如此沉默
该怎样放纵你我的小野菊
该怎样忘掉你我的小野菊

斟满秋天的一只酒杯我的小野菊
把我一饮而尽的饮者我的小野菊 
你落落大方我就敢于狂野
你沉醉,我清醒到底

《高 山 之 上》

高山之上有我的想象——
那时的你多么年轻呵!高山之上
急促的蝉声滤出一山的安静
夏天的风鼓动白云远嫁异乡
那时的你,就象我此刻的忧伤一样柔顺
就象没有照过影子的溪水
渐渐地,已在尘世里流出月亮的清香

众生之中,有一个人代替我爱你
多么好!众生之中
有一个我代替我痛惜
多么好!众生之中
注定还会有一个我成为你的西藏呵
我那么低
却有一座冰峰代表我等你
多么好!

高山之上
那些岩石响动,他们肯定是想让我忘掉什么
那些脉脉含情的草不为人知
她们肯定以为  我已经忘掉了什么...... 

《依山尽》

用一个“依”字
来描绘落日与远山的情感
恐怕,即使是见惯了沧桑的黄河
也无话可说
所以她只是默默地流呵,流呵
就把这点点滴滴的爱恨情仇
都汇入海洋了

朝阳如果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落日是不是?
多么雄浑壮阔地拿起与闪耀平静地放下——
对这尘世,那个人有着深深地眷恋
那个人同时,却又了无牵挂

而我
在远山的阴影里
回想着往事中的那些悲欢离合
任遥远的浪花打湿脸颊
浑然不觉,或不知所措

《安静之诗》

有微风吹过的树林才叫树林
有清泉洗过的星星才叫星星

往事是啤酒
喝不喝,是远山的自由
我想在这个夜晚用完一生的月光
陪不陪,你都是邻家的那树花香

有两个人走过的草地才是草地
有卑微和一点点的妒忌
才是贝壳,对大海辽阔的情意

南方的雨还在下
蘑菇撑起的晴空里
有那谁的笑脸碧蓝如洗
也如你……

 《桃花必须要开》

即使蝴蝶还翻飞在想象里
即使春光  还远隔了七个省的距离
桃花必须要开!
必须要开呵  桃花要开
桃花必须  要给消融的冰雪一个交待

就象青涩的年龄
突然绽放成脸上的两朵红晕
就象她在渡口招手再见
那整个黄昏的夕阳都脉脉含情
就象碧绿的河水永远也留不住安静的倒影
就象桃花要开——
桃花必须要开到
让初恋的女友  隐姓埋名

桃花要开,必须要开
桃花必须开成桃花
桃花一闪
那些从唐朝就开始口渴的书生中间
必须还要走出一个
名叫五十弦的少年……

风景(组诗)

 《风  景》

在天地间行走的那个人
特别渺小;如果你不去注意
如果,你只是想看看风景就走
那么你不要看他就好了

多么好的山林水田呵!
多么好的微风、阳光
这空气中有着她名字淡淡的的香味呢
在天地间行走的那个人
从大汗淋漓中走来
就是面对面地遇上了
我们也只看到  他的悠闲惬意就好了

山是高山、树是大树、土是厚土!
清清水田
只给那个人一点点的影子
那个人太渺小了
在那么大的水田里
他的影子模模糊糊,若有若无

那个人!真的可以省略的
如同风景
从来,都是用来经过的

《天  空》

说到天空,那河水已蔚蓝
说到云朵,那毡房白得耀眼
说到身边的栅栏和心中的闪电
几匹骏马,低头
它们嘴边的草汁流下来
像是转瞬即逝的  鲜嫩的春天

午后的阳光安静、慵懒
追逐自己影子的羊
啃食遍野的青草  和时间
说到遥远的雪山
说到路通向天边
有一支牧歌在灿烂的格桑花面前
看到了自己的中年!

这中年的草原呵
大雁高远
大雁把秋风和怀念
都带到了更加遥远的从前

《外  省》

这是外省的天空
这是生活,用变声期的嗓音说话
风已是暮年了。风鼓动暮色
寻找早年那枝,带露的花

这是我不曾经历的异乡的傍晚
我应该正在遥远的海滨城市
若有所思,若有所失
那朵云驻足或远去都是流浪——
当黑夜涂抹岁月的墨汁
我们攥紧的拳头里
只能握住,消失的力量!

这是青山遮不住的宁静与喧嚣呵
人间的灯火
就要照亮
万物的成长……

《花   园》

这片刻的沉默已溢出了星光。
这河面无风,撒哈拉沙漠
正尘土飞扬
这刻不是那刻,这姑娘不是那姑娘
这被冰雪隐藏的
最终,会被杨柳说出——
允许北雁南飞
允许流云安静
允许往事插上翅膀
并且,也允许一个外乡人保管好
被轻唤乳名的梦想

这时光深处的苹果树,梨树
这渡尽劫波的桃树和李树
这山重水复的相遇、相聚
或者惊鸿一瞥的别离、错过
那些异香,已袭入命运
就让我做一滴生活的蜂箱外面
依旧新鲜的露珠吧
不知有汉
无论魏晋……

这片刻的沉默已溢出了星光。
这星光,会在多年以后行走到尘世上
孤单,倔强
这星光会照亮记忆,这星光
他坚持着要让整个花园里的果实们
按住甜蜜,也按住忧伤!

《下    午》

世界的寂静是世界的
而两个人的喘息,是两个人的。
如果下午所有的绿荫都已经慌乱
那么,我就代替那些远在非洲的恋人们
出一身汗吧

你看,那河畔的青草多么柔顺
你看,那斜飞的水鸟多么抒情
世界呵,请慢些,再慢些
容我站稳,容我把姿势摆正
我想在日落之前让我的手
比太阳高出半寸
我想在秋天之前让我的心跳
比流水,落后半分……

还是想着象一个古代的书生那样
爱一个人;还是想着象二十年前的我一样
写一首诗;那朱门映柳
那秦筝低按
那“得得”的马蹄声踏响岁月与心弦
可山中的桂花何时已落了呵
可云中的樵夫何时    已老了!

那谁轻叹一声?
那谁眼波一横?
不是鸳鸯,不是蝴蝶
是有一些日子
当陌上的百花开得正好呵
有两个人,却隔得很远很远——
两个人从此隔得很远很远
就把一个下午,当做
家园

《感觉山高月小》

感觉山高月小
还是要回到宋朝
回到长江的边上

当萧瑟的秋风
说尽了无边的落叶
当清冷的寒霜
涂改了山川的颜色
当长江水一遍一遍地拍打着谁的影子如礁石呵——

心中有鹤
且像明月一样放养
心中有江山
且像诗篇一样吟唱
心中有酒就不再沉醉了吧
心中若还有些俗念
也不再,总是勉强自己了

本来,山无所谓高
月,也无所谓小
感觉山高月小
我只是把家中的门槛
当成赤壁 

《有所思》

于一万吨蜂蜜之中品出那根蜂刺的疼痛
于两万亩油菜花里找到那人童年的影踪
于一次擦肩而过的回眸后面感觉到忧伤的沉重
嘘——
那人,已老态龙钟

杏花春雨
燕子微风
那人不说昨日事、今日事、明日事
那人无语
那人的心里有一根青草
任江上明月空照
任梦中白雪飘飘……
翻过你家南墙

翻过篱笆花香
去偷一片月光
这样轻柔的月光让心悬空呵
双眼也明亮

桂花在月光里飘香
月光在你鬓发间飞扬
扔出月光的石头去轻击你的小窗呵
听这古老乡村的心跳
在你的呼吸里芬芳

影子双双  河水漾漾
青草在春天迷失故乡
是谁家燃起了桔红的灯光
让窗花上的鸳鸯  低诉衷肠

翻过你家南墙
跳出你家南墙
在无法逾越的爱情里面是如此自由呵
轻拨你的秀发
我要握住百年前千年前万年前
被你带走了的月光

《过长江》

过长江,留下一江的空阔
几叶闲舟摆渡六朝
混沌的江水,越发落寞

凭车窗远眺
转瞬即逝的风和岁月
扑面而来。燕子和野花扑面而来!
过长江,问擦肩而过的落日
姓谢?姓王?

几棵远树绿在天际
几行漫不经心的无名诗句
在牵引着长江  浩渺的水系
过长江!不说江东
不说江西
也不说楚歌声里那孤独的项羽
过长江,且看心中的芦苇萧然而立
尽是些白衣飘飘  复国的子弟——

这时速120公里的身体里面
早已山河破碎呵
过长江,长江过我
是哪一年的沧桑
已在汽笛声里  被悄悄地缝合

《陌上桑》

活在旧日子里。桑树的根
是汉朝的——
在风中  它们举手、发言
那些古老丝绸的前世的声音,柔软
润泽,有着一个强悍的朝代
不为人知的稚嫩、抒情

乾坤在黑暗中变换
桑枝继续茂盛。而江山和美人
已经崭新
蚕继续吐它的丝绸之路
不管风掣红旗,不管
白马驼经

这阡陌,早已不是那阡陌
城市的阴影
藏不住骨缝间的轻
以及寒冷。这阡陌呵——

阳光很近
唯列队而过的日子
似有萧萧马鸣……

《小于醉》

小于醉,大于微醺
此时市声消隐
此时桂花呼吸平静
此时,一生的错误是那根
落地的针

整座城市的阳光若无其事!
为了你的到来  整座城市的
阳光们相互鼓励着
她们说到黯淡
她们说到流逝

这世界如此神秘
我莫明的感动,是夕阳的余晖里
那些柔蔓的柳枝
对于自己的倒影的
一次着迷

《古离别》

少年在柳荫里系马
他的白衣飘飘
舞动绣楼上的心事  和天涯

春来无事。所以多出桃花
多出燕子  多出流水
也多出落霞……
这美景良辰
快呵——
可惜了秋千架旁  那人不在

一川的烟草是墙
满城的飞絮是墙
庭院深深
再深,就深到墙外的歌声里了

一转眼
三十八啦
真不好意思  再提自己
只好说:
快看快看
那还乡的少年  是不是
孔灏的儿子

《一 年》

一年的雪花谢了
一年的李花开了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醉里挑灯
我看见一年的芳草
染绿了一年的马蹄声

这一年谁是我的天涯
这一年 谁
在等着我回家
这一年的江湖老去了多少少年
这一年我离开
我还能不能站在你的面前让你知道呵
我 已经回来

这一年远了
一匹马 在岁月中扬起了它的鬃发
像是我的笔抬起
像是我的笔 放下
这个世界所有沉重的问题
都可以作一声 轻轻的回答

注:因为留言没取上联系,勿转载!!!

1 个人履历

  孔灏,1968年12月生于江苏省连云港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习诗并发表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精选》等多种选本,参加过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七届华文青年诗人奖得主。

2 个人作品

  孔灏的诗歌创作在当下是独具一格的。他在努力寻找现代生活中的古典意蕴,在诗歌的语言和形式上有一种经过思考的再现姿态。近几年来,通过大量的文本呈现,他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当代汉语诗歌写作中有意义的坚持。 
  孔灏使用了一种优雅的古典语言和简约、直接的现代白话文来建构他的精神宝塔,这样,汉语诗歌中语词的光芒被擦亮了,在他的诗歌中,语言收放自如,一种来自于古典韵文的节奏和韵律被隐约地安放进诗歌中,他的这种努力,无疑为汉语抒情诗歌寻找到一种来自源头的活力。 
  孔灏的诗歌还有一个鲜明特点是直接抒情。这与当下多数的诗歌写作方式迥然不同,我们所多见的当下诗歌大都在努力经营细节或意象,诗歌本该有的抒情功能要很曲折地呈现出来,而孔灏的许多作品,大胆地放弃了意象的刻意嫁接和琐碎日常描述,如“多少年!身边尘埃落定”“这寒凉的金属闪耀着未知的光芒!”使用这样直接的句式开头,抒情效果强烈,且有一种古典诗歌中开口就唱般的狂放。 
  作为一位当下活跃诗人,孔灏并没有仅是停留在以上所说的古典化的语言方式和沉迷于自己的抒情天赋中,他敏锐而开阔,时代气息和现代诗人的思考深度同样体现在他的创作中。比如,《多我一人》中,深深的内省震撼着我们:“这世界沉重/只因/多我一人”。 
  孔灏的作品虽然具有许多鲜明特点,但因其厚重、丰富,也难以一一归纳。叶延滨在孔灏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的诗集《漫游与吟唱》的序言中写道:“传统与现代处在一种十分恰如其分的结合中,是这本诗集最明显的特点。传统诗歌对语言的修炼,对抒情的重视,对意境的营造,都在诗人笔下得到了展现,同时,现代诗歌对个人体验的强调,对人性的关爱,对内心的开掘,也在诗人作品中十分抢眼。” 
  在古典与现代的语境交会中,孔灏的诗歌是当代汉语诗歌的一个重要收获。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